“我是不是发热了,回不了家怎么办?露宿街头?不能紧张,等下我一紧张就发热了怎么办?”在出小区被体温仪“嘀”额头的瞬间,他已经脑补一部连续剧。

  戴口罩、不接触、不闲逛是小康出门的原则。跟不少回到工作岗位的人一样,这群上班的人,宅家数天后,出门上班,心底也在期待着一切恢复正常。也许不久,我们就可以迎来不用戴口罩,每个人露出真挚笑脸问候的时候。

  自2月3日起,小康所在的单位开始正常上班,面对着突然“陌生”的长沙,小康心情复杂。提起现在的生活,小康的脑海中立刻生动地响起一声声的“嘀”:进小区时,全副武装的物业工作人员拿着体温监测仪,对着他的额头“嘀”一下;进入楼栋时,又有工作人员拿着体温检测仪对着额头“嘀”一下……

  小康在长沙某单位做文职工作,2月2日,在单位上班前一天,小康才决定从常德返回位于长沙市岳麓区的家中。小康退了火车票,也不敢坐汽车,思前想后他邀了几个同学一起租下一辆小车。一路通畅,仅仅两个多小时小康就到了家。按照以往的拥堵程度,小康至少提前了两个小时。

  “上班才是真的伤脑筋。”小康没有车,上班第一天他早早就开始打车,等了半个小时仍然没有车辆接单,小康匆匆赶到公交站台,坐上了开往单位的公交车。

  小康打开手机二维码,因为余额不够,扶着车前的扶手充值了100元,扫码后再慢慢走到座位上坐好。“在以前这是不敢想的。”小康称,以前上车时人潮拥挤,要么早早打开二维码,要么先往后走让出通道,充值后再回到车前扫码,不然就会被其他乘客抱怨,但往往一耽搁就不可能有座位了。

  公交车上,曾经拥挤在一起的人群自觉地隔开着。小康选择了一个前后左右都没有人的座位坐下。“我戴着一个医用口罩,上公交车后又从包里拿出另一个医用口罩,戴了双层。实在是怕啊。”尽管比平时出门晚,由于路上通畅,小康比平时更早地到达了单位。一到单位,同事们纷纷劝小康不要再坐公交车,称有疑似病例乘坐过公交车。

  小康默默算了一笔账,他住的位置不好打车,如果正常打车上班,到单位一天往返车费是60元。“长期下去根本承担不起,坐公交车上班需要50分钟左右,共享自行车不知道有没有消毒,这么长的路总不能走路吧。”

  想到自己才充值的100元,小康无奈地拍拍头。“钱虽然还是自己的,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用完。”

  最让小康不习惯的是,似乎随时会出现一个人拿着体温监测仪“嘀”他的额头。这个人会出现在小区门口、住所楼下、单位门口……随便一算,一天进出至少被“嘀”六次。

  “最开始会有点紧张,一个人突然过来说监测体温,我又没有接触史。”在物业工作人员走过来的短短几十秒的时间里,小康脑补出了一出连续剧。“我担心会不会是发热了,但自己没有意识到,会不会本来不发热一紧张反而发热,又担心万一真发热了我一个人在长沙该怎么办。”

  经过物业工作人员解释,小康理解了这是对每个业主都会进行的检查。进进出出多了,小康也习惯了一些。“每次我还是会有点小紧张,站得直直的,抿着嘴,神经紧绷。”

  小康笑着说,听到“嘀”声虽然有点条件反射的紧张,但感觉这就是安全的声音,至少现在小区和单位都是安全的。“不过这次数比我过去三十年都多。”

  小区和小康所在的单位都进行了消毒。尽管这样,小康口袋里带了一张超市的会员卡,不是用来积分,而是充当隔离工具使用。“尽量不接触公共用品,尤其是坐电梯的时候可以用它来按键,不会像钥匙、小刀一样破坏电梯按键。”

  上班时小康在单位领到了一个口罩,根据规定他每天可以领取一个。为了多备几个口罩,小康一连跑了好几家药店。“店员冲我直摇头,有的药店门口直接贴着告示称口罩已售完。好不容易在一药房找到了口罩,但是每人限购两个。我一口气买了600多元的药,店员又勉为其难多卖了两个给我。”

  小康形容,这种感觉仿佛是在“配货”。“就像在欧洲LV买热门款的包包,单独去买没有货,只有买了几样东西后,店员才会告诉你‘刚到了货’。”

  在同事的推荐下,小康找到一个“韩国代购”下单,口罩200元,运费20元。不料几个小时后,代购又将钱退给了他,称目前已经售空。“我的淘宝订单里还有几个待收货,都是口罩,医用口罩和N95都有,显示特殊时期建议与快递员电话沟通无接触取包裹,但是哪天能送达没有显示。”

  两包500克的面条、两箱方便面、两大盒鸡蛋、老干妈、土豆、白萝卜、黄花、西红柿……小康在小区超市里采买了一大堆食物,特地挑选了耐贮藏的食物,一大袋一大袋地放进冰箱里,塞得满满当当。“我一个人吃,这些菜至少可以坚持一个多星期吧。”

  超市里买菜的人只有零星几个,戴着口罩匆匆忙忙,提了就走。小来打算去大型超市逛逛,临出门时看了看新闻,又放弃了这个念头,决定就在楼下随便买点。“现在不是讲究生活质量的时候。我现在出门都不带钱包了,能移动支付绝对不给现金,避免接触。”

  来长沙时,小康特地从家里带了不少腊鱼、腊肉、香肠。所有菜都提前切好、分类。“我爸妈特地做好了几份菜,打包装好,每天热一热就可以吃。”

  蒸锅里放点水,架上架子,摆上一盘切好的腊鱼,小康站在一旁玩着手机等待。过了一会,小康揭开锅盖,感受着扑面而来的香气,咽了咽口水,淋上一勺老干妈,这才端上了餐桌。“总算能吃上一口热饭了。”小康有些感慨。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