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物理指的是:预计在未来3-5年内,中国社会系统随时可能发生崩溃,并引发大规模人口死亡。由于人口的减少主要以断水、断粮、相互残杀等物理方式进行,因此我称之为大物理。中国大物理将是世界历史上最大的单一事件,其结果也将全面影响整个世界。

  大物理的根本原因在于,中国人为了眼前的个人私利,共同毁坏着大家赖以生存的社会环境和自然环境,这被政府称之为经济增长和高速发展。目前,中国的自然资源和环境系统已经面临全线崩溃,无法承载中国社会系统的巨大资源消耗,“经济增长和高速发展”已经山穷水尽。而在未来几年,随着自然资源和环境的全面枯竭,绝大多数人将无法获得最基本的清洁水源和安全食品,从而导致社会内部为了争夺资源而自相残杀,进而造口消亡的局面。也就是说,人们终将自食其果,以同归于尽为代价,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2009年底开始,我以系统逻辑的方式,对中国社会经济进行全面分析与预测。 在过去数年,我的分析和预测的中国社会经济变化高度吻合,也反映出“系统逻辑”的合理性。不过,在我的预测中,有两个关键的部分与现实有明显的差异:一个是房价,第二个是粮荒。我预测2011年底房价见顶,在2012年上半年会开始发生粮荒。但是,到2013年底,粮荒并没有出现,倒是转基因粮食加紧了推广,而房价持续高涨,房产建设甚至变本加厉,社会民众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房价上。基于此,大部人显然认为我的预测失败。

  实际上,目前房价和粮食两个问题的现实状况,更清楚的反映出,中国人要钱不要命已经达到极其疯狂的程度。 不论房价还是粮食,都只是整个中国现状的缩影。 中国人关注房价的根本原因在于,支持社会正常运转的行业和企业或者举步维艰、或者接近垮台。 人们只有在房地产上进行“投资”,才能获得一定利润。 更重要的是,我在过去的分析过程中,着重强调自然环境的毁灭性破坏,以及相应的农业问题。 而房价继续高涨的结果是,自然环境和农业以“加速度”的方式遭到毁灭性破坏。 未来,“中国大物理”不仅爆发程度极为猛烈,并且将以更为恶劣的方式结束。

  大物理不是简单的经济问题,而是从经济反映出来的,根本的社会问题和自然环境问题。从分析的角度,未来的大物理从三个部分展开:一是经济系统的崩溃:任何一个国家或者社会经济崩溃,都会导致人们的生活陷入困难。 不过,不同层面原因导致的经济崩溃,会形成不同程度的困难。 有的经济崩溃相对轻微,仅仅导致民众生活普遍陷入困难;而有的经济崩溃则非常严重,意味着陷入战争和饥荒-也就是大规模死亡。 从本部分的分析可以看出,中国经济的变化模式,朝着最恶劣的方向发展。

  二是社会与环境部分:当经济崩溃发生后,更关键的是研究经济的“基础”,包括社会和自然环境。社会和自然基础好的社会,即使爆发经济崩溃,也能够相对容易地扛过去;而社会和自然基础差的社会,发生经济崩溃的结果是整体瓦解。 就像耶稣说:“所以凡听见我这话就去行的,好比一个聪明人,把房子盖在磐石上。雨淋,水冲,风吹,撞着那房子,房子总不倒塌。因为根基立在磐石上。凡听见我这话不去行的,好比一个无知的人,把房子盖在沙土上。 雨淋,水冲,风吹,撞着那房子,房子就倒塌了。并且倒塌得很大。” 而中国的基础模式是,当自然环境已经崩溃,而社会也崩溃后,才发生经济崩溃。 而本部分则分析,中国的“经济增长”是通过毁灭的方式实现,也就是毁灭社会财富和自然环境财富的方式实现。

  在现有的社会系统下,经济模式和运行方向无法改变。 从经济热点的角度,目前中国已经很少有人相信房价会下跌,民众也掀起一轮又一轮的购房潮。这种上层操控和中下层配合的模式,就是社会系统的一个形式表现。 在这里,社会上层掌控者希望房价下跌吗?不仅不希望,而且不能让房价下跌。 因为,中国GDP的主要部分都集中在房地产上,房地产是驱动中国经济的关键动力。 如果房价下跌,直接会导致房地产停转。 房价下跌的直接结果是人们立即停止还贷,引发银行倒闭,整个金融系统停转。 而房地产停转之后,铁路、公共、基础设施建设等房地产的配套产业,汽车、家具、电子、餐饮等附属产业,以及钢铁、水泥、工程机械、建筑建材等上游产业都将停转。 基于此,上层必须撑住房价,撑住房地产建设,以保住GDP和就业。 而这种保持也意味着,资源消耗需求持续增加,对自然资源和环境进行进一步破坏。

  从自然环境的角度, 每个人都生长在山和水的自然环境中,并且受这些自然环境的影响。但是纵观整个人类发展史,却发现,人类在不断地反复地挑战这个自然规律。在中国,人们并不汲取历史上因为水源和土地的问题,导致多次人口减速的教训。 而在现代科技条件支持下,中国人对于山水的破坏力更强。在华北,天然的地表径流和湖泊等水资源系统已经基本枯竭,加上各种汽车和工业废气排放,造成长期持续的空气污染。 尤其从2010年开始,灰霾时空气污染的状况急剧增加,形成大面积、持续的重度和极重度空气污染。 在中国的地区,大部分水源被严重污染,也经常出现重度空气污染。 而且,因为化肥和农药、以及工业污染排放等原因,全国范围内的土壤大部分被显著污染或者严重污染。 由于各种污染,癌症等恶性疾病在部分地区急剧地集中性地爆发,开始出现癌症村等现象。在这样的环境下,未来3-5年后,相当一部分中国人将开始进入漫长而痛苦的恶性疾病频发和死亡期。

  从模式上,大物理将由两部分构成:一是城市模式,二是农村模式。中国城市是水资源短缺极为匮乏的地区,也是大物理的发源地和集中发生地。 城市是人工生态系统,无法自己生产水、粮食、蔬菜等基本生存资料,因此完全依靠外来供应。 在过去20年,中国开始形成超大规模的城市集群。 根据中国官方数据,中国2012年城镇化人口量超过总量的50%。当下,在主要城市集群地区,水资源已经极度紧缺、甚至全面枯竭。 为了维持如此巨大的城市集群运转,社会必须进行大规模的基本生活资料运输,尤其是水、粮食和蔬菜。 一旦发生断电、断水或者断粮等事件,人们开始疯狂抢购相关资源,导致一切生活资源供应完全中断。当电、水、粮食等供应中断后,绝大多数城市居民一方面缺乏淡水储备和物资准备,另一方面由于城市规模过大、人口过于集中,城市民众逃无可逃。所以,人们只能在城市内争抢剩余的淡水和粮食,并且为了争抢而自相残杀。

  农村模式则跟随城市模式发生。 在城市模式爆发后,大城市的恐慌迅速蔓延到周边小城市,进而波及到县镇和偏远农村,引发第二波相对缓慢的农村地区人口死亡。这是因为,中国的整个基础设施系统都围绕城市建设,因此在城市模式发生后,银行、商业、电力和能源等中枢系统基本瘫痪。农村必须在缺乏电力等基本能源的条件下,依靠自身生存。但是,由于自然环境已经被严重破坏,伴随的农业系统因而也被损坏,加上大量农民工进城务工,导致农业技能严重退化,由于长期依赖化肥等肥料,土地自身肥力严重下降,大量土地离开化肥和农药,产量大幅减产甚至绝收。一旦粮食供应不足或者中断,那么农村人口也会发生相互残杀,古时已有易子而食,今时今日将再次上演,随之而来的就是农村人口的规模性消亡。

  从2009年底开始,主要是2010年,我写了200多万字的中国社会经济分析和预测, 到目前,这些分析与预测的内容基本实现。不过,由于美国QE 3大规模印钞(分析过)和中国要钱不要命文化(分析过)两个主要因素,我做出的中国房地产从2011年底见顶的预测被证明错误。 不过,这个预测错误的本身,进一步加强了我从2011年底开始的大物理预测。

  因为,在美国的QE疯狂印钞和中国民众齐心协力支持下,中国仍然在继续进行大规模的地产开发建设,一线城市房地产市场仍然相当火爆,房价仍在持续上涨。 到2013年底,中国民众已经大部分不相信房价会下跌。 高房价也意味着,楼房本身施工外,大规模的相关配套设施也在施工。 而这些工程建设的疯狂实施,对整个自然资源系统进行最后的深入骨髓的压榨,造成彻底的竭泽而渔。而所有这些行为只有一个结果,就是当大物理发生的时候,必然是向最坏的方向发展。

  而我只是一个信使,从旁观者的角度进行分析和综述,给读者投递一个的信息。我只是对事物的变化和结局进行分析描述,力求将分析与现实相吻合。

  从根本上,中国经济在于选择:选择“物理”,或者选择“化学”。 当自然资源和环境遭到毁灭性破坏后,中国经济的逻辑结果只能是大规模的人口非正常死亡。 不过,由于社会模式和经济模式的不同,死亡的方式也有所不同。

  “物理”与“化学”的选择,主要与“生物”的概念相对应。人们因为衰老的自然因素死亡,或者主要因为劳累、压力等因素而导致身体崩溃和死亡,可以看作是“生物”状态死亡。在人类历史上,频繁发生的以缺水、饥荒、人们相互残杀等方式的死亡模式,我称为“物理”。 而在现代社会,各种科技的应用和推广导致大规模化学污染,进而造们患上恶性肿瘤或者恶性疾病,形成“化学”式非正常死亡或者致残。 从死亡形式上,在自然衰老之后而形成的“生物”死亡是人生存与死亡的理想状态,因此又被称为“颐享天年”;而现代科技应用下的“化学”式死亡最为痛苦、或者说最为残酷。 虽然“物理”的饥荒和相互残杀看上去非常残忍和血腥,但是人们死亡的方式较快。 而如果全程看到人们得癌症、矽肺等恶性疾病之后的长时间痛苦和煎熬,就理解“化学”式死亡的极度残酷。

  中国从2010年开始,灰霾时空气污染的状况急剧增加,形成大面积、持续的重度和极重度空气污染。 在中国的地区,大部分水源被严重污染,也经常出现重度空气污染。 而且,因为化肥和农药、以及工业污染排放等原因,全国范围内的土壤大部分被显著污染或者严重污染。在过去数年,由于污染范围急剧扩大、污染程度急剧增加,导致中国绝大多数的人口都处于严重污染的笼罩下。 其中,除了自然环境的严重污染外,食品污染同样迅速加剧。 在粮食蔬菜等农产品生产过程中,除了严重受污染的水源和土壤,农民大量使用的化肥、农药、动植物激素(包括瘦肉精)、抗生素(畜牧业)等等各种具有强毒副作用的产品。 而且,在食品运输、加工、保存的过程中,人们加入各种化学制剂,包括增色剂(化学颜料)、增香剂(化学香料)、防腐剂等等。 这些受到多层级、多种类的污染的食品,被人们天天摄入。 绝大多数中国人必须面对严重污染的空气、水源和毒害食品。 在这样的环境下,以现有的恶化速度,在目前中国45岁以下的人群中,很少有人能够“享受”到颐享天年的“生物”式死亡的“奢侈待遇”。而未来5年后,大多数中国人将开始进入漫长而痛苦的癌症等恶性疾病高发和死亡期,也就是“化学”式死亡。

  从机理上,“化学”式死亡是规律“姗姗来迟”的结果。 人类生存的最基本要素可以归结为空气、水(及土壤)和食物。 一般来说,一个人每分钟都在呼吸,一天数次饮水和1-3次进食。 如果一个人1天不呼吸、7天不喝水,一个月不补充能量和必要微量元素(主要以摄取食物的方式实现),结果必然死亡。 不论社会如何发展,人类如何进化,都必须依赖上述生存要素。 这种无法改变的状况,也被称为规律。 规律是上帝的“大手”,对人们违背根本原则的行为,进行决定性的惩罚。 从《圣经》中可以看到,上帝惩罚总是“姗姗来迟”,但是从不落空。 反映到现实生活中,规律在平时往往不会显现,而且总是以滞后的方式起作用。 但是,一旦规律开始起作用,其力量无可阻挡,而且结果往往是人们的死亡。人们在平时的行为中越悖逆规律,规律起作用的时间越晚,人们死亡的结果也就死得越惨。 而空气、水和食物的三个要素状况,能够反映人类违背规律的程度。 在中国古代,会出现这样的描述“天下大旱、群雄并起、民不聊生”。 这样的意思是,当水资源发生短缺的时候,引发饥荒和战争,形成“物理”死亡模式。 而在现代科技支持下,人们拥有了大量新手段,通过修建大型水库、抽取地下水、海水淡化等等方式,增加水源供应,防止出现饥荒、以及饥荒带来的战乱。 与此同时,人类的科技应用同时形成各种污染,在更深的层面违背自然规律,也就造成未来更加深刻的灾难。

  从规律上,不同要素的污染程度,反映人类违背规律的程度。 空气、水(和土壤)和食品的不同污染程度,反映出人类违背规律的不同程度。 其中,有毒有害食品的生产和销售,是人类明显违背规律的表现;水(及土壤)的过度消耗和污染,表现出人类严重违背规律的特点;而当水(及土壤)污染和消耗蔓延到空气的大范围严重污染,则意味着人类极度违背规律。 美国农业大量使用化肥、农药、生长激素、转基因种子,同时食品加工行业大量充斥着高盐、高糖、高油、大量人工化学合成食用添加剂的食品(垃圾食品)。 当美国量摄入这些(垃圾)食品后,造成美国人整体的严重体质下降和急剧增加的肥胖症,造成美国人各种疾病高发,给美国经济和医疗系统造成极其沉重的负担。 另外,人们在欧洲看到的往往是青山绿水、蓝天白云,人们往往认为欧洲的“环境保护”非常好。 但是,这种感觉仅仅是人们的错觉,因为人们往往难以察觉化学污染。 实际上,欧洲最主要的河流莱茵河,处于严重的污染之中。 “二战”后,随着西欧工业的高速发展,莱茵河一度为欧洲最大的“排污”下水道。 沿岸各国将大量的重金属、工业废水、废油、民用废水和废渣、农业化肥和农药都排到河中,导致河水水质遭到严重的污染,鱼类完全消失,河水无法进行处理饮用。 1986年11月1日,瑞士巴塞尔的桑多斯化工厂仓库失事起火,近30吨硫化物、磷化物、汞、灭火剂溶液随水注入河道,造成大批鳗鱼、鳟鱼、水鸭等水生生物死亡;下游160干米内约有60万条鱼被毒死;480km内的井水不能饮用;沿岸许多自来水厂、啤酒厂关闭;使已经投资了300多亿马克的莱茵河治理工程前功尽弃。进入21世纪,虽然莱茵河水质明显改善,但是中下游沉积在河床的淤泥仍然富含重金属等污染物。

  而在中国,污染全面包围人们,并且对人们的身体进行全面、大规模渗透。 与中国相比,美国的垃圾食品和欧洲的河流污染属于“小儿科”,因为中国的有毒有害食品和污染则达到另外一个层级。 在广大民众的支持下,房地产度过了2011年底的危机,并且掀起两轮主要的房价“上涨潮”。 另外,除了中国天量进口粮食之外,在中国农业和食品业的“共同行动”下,“粮荒”得以从表面上得到避免。 而结果是,房价上涨进一步支持了房地产和铁公基建设,加速对自然资源和环境的毁灭性消耗和污染。 这样的污染全面化: 首先,在大量农产品价格被压低、良田被大规模侵占的情况下,有毒有害农产品取代相对安全的食品,全面占领民众的餐桌。 除了面对少数权贵的“特供”之外,中国城市居民的餐桌上已经几乎找不到含毒量较低的农产品。 而在食品加工环节,各种化学制剂更是大规模使用,民众购买相对安全的加工食品,可以说是“大海捞针”。在中国,麦当劳的“垃圾食品”已经变成相对安全的餐饮食品。 同时,华北的地表水基本干枯,地下水也大面积采空;而地区的水体污染则触目惊心,日益严重。 更让民众普遍恐惧的是空气污染,也就是以华北为中心,经常发生的大面积“灰霾”。 在21世纪初,中国的沙尘暴的灰尘曾经大量漂移,到达美国西海岸。 而在2010年代之后的灰霾,状况已经显著不同。 沙尘暴的主要部分是直径超过pm10的颗粒,而2010年代的灰霾则主要是直径小于PM2.5的颗粒。 在PM2.5以下的颗粒中,越小的颗粒对人肺部的穿透力也越强,杀伤性也越大。 当空气污染、水污染和毒害食品已经对人们形成全面的包围,在人们的每一次呼吸和每一次喝水进食时给人造成危害。 而且,这些污染危害还不包括工作场所污染、家居污染、服装污染和用品污染。

责任编辑:admin